票房破600億、古裝劇回暖、股市飄紅……影視行業走出低谷?

2019-12-09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86793

 

進入12月之后,光景似乎好起來了,無論是電影還是劇集領域,都有走出低谷的跡象。

 

2019年即將過去,在歷經諸多不利消息的沖擊之下,這一年對于諸多上市的影視公司而言,日子并不平坦,無論是業績、股價以及市場的預期,也都處于漫長的低谷階段——但進入12月之后,光景似乎好起來了,無論是電影還是劇集領域,都有走出低谷的跡象。

 

在上周最后一個交易日,也就是12月6日,無論是電影領域的華誼兄弟、萬達電影還是電視劇領域的慈文傳媒、華策影視,甚至是業績不佳的唐德影視、歡瑞世紀等上市公司的股價也紛紛飄紅,那么是影視行業真的回暖了?還是僅僅是短暫的回升?

 

票房提前破600億 賀歲檔和春節檔刺激股價拉升

 

如果將時鐘往前撥大半年,在暑期的時候,業界對于這一年的電影市場的整體表現應該是不太樂觀的,但隨著賀歲檔的臨近,上市電影公司的股價真的好起來了。

 

據國家電影專資辦“中國電影票房”APP數據顯示,截至12月6日22點41分,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正式突破600億大關,這也是內地年度票房歷史第二次沖破600億大關,比去年在12月30日突破此關口提早24天——可以確認,2018年的609.76億元全年票房的打破也僅僅是時間的問題。

 

更難得可貴的是,相對過去數年少數處于金字塔的電影占據了絕大多數的票房份額,2019年很多電影的票房似乎都還不錯:根據資料顯示,截止12月6日,有78部電影的票房破億,其中闖入10億俱樂部的電影有15部,票房超過20億也有6部,這其中國產電影超過5部——結合過去數年的數據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國電影市場的票房主力已經是國產電影。

 

但如果將焦點回到以電影為主業的上市公司,它們的表現似乎并沒有那么樂觀,可謂幾家歡樂幾家愁。

 

站穩300億市值的光線傳媒,已經逐漸成為中國電影行業的排頭兵。從年初的《瘋狂的外星人》到后續的的《銀河補習班》《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國》等,光線傳媒主控以及參與出品的電影作品的票房表現相當驚艷,股價也隨之一路上漲,在10月份后市值穩穩站住300億的高點,應該說憑借優異的表現,光線傳媒已經成為資本市場表現最好的電影標的之一。

 

而曾經市值千億的華誼兄弟在這個年底似乎也有回暖的跡象,在之前的稅務風波中低調多時的馮小剛也將重回賀歲檔,帶著《只有蕓知道》重回大屏幕,雖然從類型、卡司陣容以及重量級來看,這部電影的票房目標應該也不會特別高,但對于華誼兄弟和馮小剛而言,這部電影或許也是他們否極泰來的關鍵點。值得關注的是,之前撤檔的《八佰》似乎也有重新回歸的跡象;同時,再度和周星馳合作的《美人魚2》或許也將給市場帶來驚喜。

 

而近年來以眼光準著稱的北京文化也將加入賀歲檔的戰場,其出品的《被光抓走的人》,也因為黃渤受到市場的關注,同時,北京文化還將帶來一部主旋律的中等體量的警匪動作片《特警隊》。應該說,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在這個年底,北京文化的冒險色彩淡了一些,但對于行業的參與程度卻更深入。

 

而在香港上市的歡喜傳媒,近年來通過綁定寧浩和徐崢,也逐漸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生力軍之一。應該說在過去的10年時間里,寧浩以及他的壞猴子影業,再加上徐崢等,已經成為中國優秀商業電影最大的內容產出團隊,而通過綁定這些優秀的創作者,歡喜傳媒也逐漸從電視領域滲透到電影領域。而賀歲檔,徐崢的《囧媽》毫無疑問是票房最有力的競爭者。就在近期,另外一家A股上市公司橫店傳媒,也以6億人民幣的代價和歡喜傳媒簽訂保底發行協議,約定保底總票房為24億——根據橫店影視發布的財報,前三季度其票房收入16.2億,如果此次保底能夠完成,橫店影視的財報表現必然將有相當大幅度的提升。

 

但橫店影視的體量較萬達電影要小很多,同樣在上周股價回升的萬達電影在前三季度實現收入115億元,應該說,只要中國電影票房保持目前的增長趨勢,萬達電影的業績應該是有著相當的保障的,而即將加入春節檔票房大戰的《唐人街探案3》作為萬達電影的強勢IP,也使得萬達電影在電影項目開發上也是有所收獲。

 

事實上,雖然在過去數年,阿里影業、騰訊影業等互聯網資本對于電影產業的滲透幾乎是全方位的,但電影作為內容產業最直接面對觀眾的領域,衡量其成敗的最重要的且只有一個維度,那就是票房。所以,電影市場雖然渠道的話語權很強,但優秀的創作者仍然是最主要的驅動力,所以如何挖掘、培養和綁定優秀的創作者仍將是上市的電影公司們最需要研究的方向。

 

電影產業在過去的這個2019年其實并沒有發生特別的變化,只是因為賀歲檔和春節檔這兩大檔期的來臨,以及資本市場心理預期的轉好,才使得諸多電影公司的股價紛紛上漲,并不具備中長線沖高的可能——但,如果哪一家將創造全新的票房成績,股價和市值自然也將再度飄紅。

 

古裝和大IP劇集回歸 漲停帶動劇集上市公司全線飄紅

 

從大的市場環境來看,在年底劇集市場尤其是網劇領域,釋放了一大波利好消息。

 

古裝劇和大IP劇重新回到主舞臺,毫無疑問是年底劇集市場最大的亮點之一。《鶴唳華亭》《慶余年》以及《劍王朝》占據全網熱度最高的網絡劇乃至劇集的前列。從題材上來看,這三部劇也是各具特色,《慶余年》和《劍王朝》是典型的大IP劇,分別改編自網文大神貓膩和無罪的同名作品;而《鶴唳華亭》也是一部品質上佳的古裝劇,應該說這三部作品的品質和表現,都說明古裝劇和IP劇對于用戶仍然有很大的吸引力。與此同時,這三部劇的熱映也說明臺網基本上已經完全分化。同期,臺端的劇集還是以主旋律劇、都市劇和年代劇為主,古裝題材的劇集在這個檔期的臺端近乎銷聲匿跡……

 

國內的資本市場,12月6日,在慈文傳媒和華策影視的漲停帶動下,諸多以劇集為主業的上市公司的股價也紛紛上漲,迎來了久違的全線飄紅。但相對電影市場而言,以劇為主業的上市公司的整體環境其實并沒有特別的改善,所以此輪的上揚似乎更多的是市場預期的心理作用?

 

可以先來看看在上周五漲停的三家上市公司。首先來看慈文傳媒,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并沒有重量級的劇集上線,所以營收和利潤的表現在前三季度也只能說是“尚可”;同樣漲停的華策影視,在前三季度比較重量級的項目包括主旋律劇集《外交風云》、電競青春劇《親愛的,熱愛的》等,應該說,在2019年華策影視以及其子公司,在頭部劇集的輸出上仍然保持一定的數量優勢。

 

12月6日漲停的還有唐德影視,這或許也是長期陷入水逆其中的難得的“陽光”表現。而占據這家公司大部分資源的《巴清傳》也是命運多舛,在之前的10月份,唐德影視決定投入不低于6000萬人民幣,換掉劇中主要人物的鏡頭,緩解資金的壓力,或許市場和股民是對《巴清傳》的上線有信心,也使得唐德影視的股價迎來難得的漲停。而正在和南派三叔陷入版權糾紛的歡瑞世紀,或許是讓市場看到了其保有《盜墓筆記》影視改編權的可能性,這或許也是其股價上漲的緣由之一。

 

從劇集市場的大環境來看,受政策調整的影響仍然較大,同時,對于劇集領域的上市公司而言,其行業固有的受重點項目的制作拍攝、上映以及回款周期等影響仍然很大,所以股價變化因素更多的還是受市場預期和投資者的心理作用的影響,而不是行業和大環境有著大的改善。但與此同時,劇集領域內優質的制作公司更多的聚集在“優愛騰”的內容生態體系,所以資本市場尤其是股市直接和爆款劇集的關聯度其實還是有一些薄弱。如果,未來,A股市場對于影視傳媒公司IPO的審核尺度放寬,或許能讓股市和劇集市場能夠有更直接的關聯。

 

最后:股價跌跌漲漲、市值高高低低,是資本市場常態。賀歲檔和春節檔逐漸成為全年最大的票倉,也使得資本越發的重視這兩大檔期,所以越來越多的大片匯集與此,對觀眾的爭奪也越發激烈;而劇集領域,似乎只要口子開大一點點,總有好劇冒出來……雖然對于“好”的標準認定并不完全一致,但在天價片酬受限、納稅越發透明以及行業生態逐漸回歸正常的時候,多開機、多上線,對臺網兩端、對劇集制作公司、對幕后團隊、對演員以及對于觀眾,都是好消息,或許這也是這一輪股價上漲的深層因素。

 

但離理想中健康、有序的影視生態,真正走出低谷,仍“任重道遠”;但春江水暖鴨先知,漲總比跌好。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